1. <samp id="c0gim"><ins id="c0gim"></ins></samp>
    2. <samp id="c0gim"></samp>
      1. 邊遠山區的“鐵匠”信訪員
        ——記宜春市袁州區水江鎮信訪干部黃育萍

        日期:2019-06-26  來源:江西省信訪局

        【字體:    】     【打印本稿】 【關閉】


        走路一陣風,說話如洪鐘;巧舌如簧倒豆子,未見其人聲先至,他就是宜春市袁州區水江鎮從事20多年鎮、村信訪工作的黃育萍主任幾十年來,在他手里處理的信訪案例不下6000件,不管遇到如何棘手的信訪案例,他總能得心應手;同事們私下里問他有沒有什么絕招,他老是告訴大家:“處理信訪問題就好比是在打鐵,主要是要把握好溫度,有時候要趁熱就打,有時候要降溫再錘,急事要慢慢地說,不急不躁,給別人一種穩重不沖動的感覺,從而增加他人對你的信任度”同事們聽起來似懂非懂,云里霧里,只能一笑了之,慢慢地大伙兒就親切地叫他“鐵匠”。

         

        “鐵匠”今年60歲,家住水江鎮水江村社背,17歲在生產隊當會計,25歲擔任水江村村主任,四年后任村黨支部書記,1992年調任水江鄉,2008年開始從事水江鎮的信訪、綜治工作。老表評價他:話難聽,聽后會出汗,但句句在理;處理問題不偏張三,也不偏李四,讓我們都能接受;周邊的派出所是這樣說的,水江的糾紛事、麻煩事,只要黃育萍在場都可迎刃而解他為什么能得到別人這樣中肯的評價呢?讓我們一起來了解這個不打鐵的“鐵匠”。

        常懷一顆公道心。2018年臘月的一天,水江鎮滄溪村孫家組孫某火急火燎地闖進鎮信訪辦大聲叫嚷“今天鎮里如不為我作主,我將帶領家人到宜春上訪”。正準備出門處理糾紛的“鐵匠”黃育萍主任趕緊招呼孫某坐下,為其倒上一杯熱茶,連聲安慰:“莫急莫急,有事請慢慢說,有理我為你作主”在“鐵匠”的勸慰下,孫某的情緒也慢慢平靜下來,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早些天,其子騎摩托車與上栗縣東源鄉彭某摩托車相撞,導致兒子重傷,醫療費超過7萬,對方既不來醫院看望,也不支付費用,醫院馬上要停藥處理。 “鐵匠”意識到問題的復雜性與嚴重性,他要孫某約好對方商談。第二天,在商談過程中,“鐵匠”先數落孫某兒子的各種“罪狀”,一是車速過快,二是沒有安全措施,三是沒有駕照,四是沒有牌照等等,急得孫某喘粗氣,還以為“鐵匠”和對方是親戚呢。但是最后通過協商把這個事故的民事賠償很快了結,對方支付孫某兒子前期的醫療費用7萬元,并且支付后期的一切費用合計6萬元。回家路上,“鐵匠”見孫某還是滿臉不悅,他說:“我雖然是水江鎮的干部,但是說話必須站在公正立場,公道才讓人信服,才說明我們是帶著誠意來談的,假如每一個事情都去幫你爭論不休,那我們今天來只是吵了一場架,可能沒有結果,也許再一次協商還是同樣的結果,最終的目標是為了解決問題。”

        巧用一根繡花針。“鐵匠”常常跟我們開玩笑說:“其實很多人殺牛都是把牛先進行五花大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有時一不小心就出現牛傷人事故;同樣是殺牛,有的人就只需要一根小小的繡花針而已,短時間足以致牛于死地其實我們處理信訪問題也是同樣的道理,找好一個關鍵人物充當說客,就能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記得1994年,宜春地區農藥廠一名員工中毒身亡,死者是官園街道的一名婦女,水江鄉是該藥廠掛靠單位;當時“鐵匠”是水江鎮企業辦主任,當“鐵匠”到達現場時,廠門口已經圍得水泄不通,賠償問題經過多輪談判僵持不下,“鐵匠”靈機一動,找到死者的外公(南廟鄉一名退休干部),這個外公通情達理,站出來說了幾句公道話,事情得以妥善調處,找好了這根“繡花針”,其結果就不言而喻。

        精通一門攻心術。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雖然這句話常用在戰場,但是把它用在信訪矛盾的化解中也恰到好處。“鐵匠”說:“處理信訪問題,解決各種糾紛都是一種心理戰術,對問題和矛盾的癥結必須找到法律的依據,從當事雙方人群中尋找突破口,做到法有所依,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解決問題就有力度,情有所靠,促進和解就有溫度;適時觀察他們的每一個變化,在關鍵時候還要注意避開一方,借一步說話,說通一方,再去找對方,這樣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小事幽默地說,以善意的提醒,開句玩笑講出來,讓聽者感覺不生硬,增強彼此的親密感;沒有把握的事情謹慎地說,讓涉事雙方信任你。”10年前,畔龍村“老上訪戶”黃某,每年至少要進京上訪兩次,自從“鐵匠”擔任信訪辦主任后,通過“認家門,打閑講”的方法增加親情感,以心交心,換位思考,認真地傾聽他的心聲,適時幫助他理順裝在心里的難解之結,黃某現在改“行”了,他利用家鄉的富硒土壤種紅薯釀酒,每年增加收入2萬余元,他也由遠近聞名的“上訪專業戶”轉變為遠近有名的釀酒“專業戶”提起以前的經歷,黃某說鎮里的那個“鐵匠”我服得,他真的把我當了“自己人”。

        練好一把鐵算盤。談到賠償,我們想到的都是那種一方漫天要價,獅子大開口,另一方咬定低價不松口的場面,怎樣才能讓雙方都能接受,比較合理呢?“鐵匠”說:“比如我們屋場內小黃與廣東小伙結婚生育一小孩,今年7歲,由于感情不合,分居三年,現在女方提出離婚,小孩由男方撫養,這樣我們就要計算小孩到18歲前的撫養費,男女雙方各一半;如果是交通事故致傷,就要根據前期治療費用大概估算出后期治療費用,一般情況下,醫生準許病人出院,可以在家療養,后期的治療費用不會多于前期費用。

        磨好一口斷尾劍。年初,水江村周某找到辦公室,“黃主任,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飯,順便幫我寫個協議,我大叔在屋場坪那邊有塊宅基地,因為以前他做房子的時候我們也方便了他,所以他現在答應給我做房子,我明天就要動工,還是白紙黑字寫個協議更好。”晚上,“鐵匠”應邀前往,他經過側面了解,周某父親就有兄弟四個,而且大叔自己也有兩個兒子,光憑大叔一句話贈與周某肯定會埋下禍根,“鐵匠”建議周某出5000元現金給大叔,免得日后發生口角是非,周某一臉茫然,心想大叔都說不要錢,請你來還沒有事找出事。結果當場打通幾個叔叔和大叔的兩個兒子的電話,都表示不同意,當天不歡而散,經過第二次協商,周某出5000元給大叔才簽協議。“鐵匠”告訴我們,通過這個事情可以看出,寫個協議是不難,但是必須要讓協議生效后不留尾巴,不留禍根,最好的辦法就是要對事情有個預判,不能光聽他們一面之詞;還有賠償協議,離婚協議,山林糾紛等等都要注意斷尾,措辭要嚴謹,一旦沒有處理好尾巴問題,就會導致群眾越級上訪,甚至纏訪鬧訪。

         

        編織一張民情網。水江鎮南、北、西三面臨萍鄉,與東源楊岐雞冠山桐木毗鄰,有些矛盾糾紛不在同一轄區內,“三跨三分離”信訪問題突出,處理起來難度不小,一旦處理不當就會導致矛盾激化,影響邊界穩定。為了杜絕此類事情發生,在“鐵匠”打鐵精神的倡導下,水江鎮和周邊萍鄉鄉鎮采取交朋友走親戚的形式編織一張“關系網”,免得閑時不燒香,急時抱佛腳。每年年終都要聚聚,增強感情,相互交流相互學習相互合作,聯合布控、聯合行動、聯合打擊;水江鎮“三相互、三聯防”成功經驗使得跨邊界糾紛、“三跨三分離”信訪問題逐年下降,既使偶有發生,也均在第一時間化解。同時,“鐵匠”也積極向鎮黨委政府建言獻策,要求結合上級民情家訪日記工作,在全鎮精心編織一張“民情網”,即通過積極開展干部大走訪、入門結親、夜訪農家、幫扶結對等系列親民連心活動,密切聯系群眾,拉近群眾與干部距離,進一步完善鎮、村、組、戶四級民情家訪日記工作網絡,建立健全“互聯網+民情信息”水江工作模式,有效實現了該鎮“民情信息全掌握、矛盾糾紛快解決、信訪問題全代辦”的目標。近年來,水江鎮的矛盾糾紛、信訪總量呈逐年下降之勢,特別是進京、赴省訪幾乎為零。

        有人問:從事這么多年綜治、信訪工作,你不怕得罪人嗎?“鐵匠”笑著說:“確實得罪人,處理每一次信訪、糾紛時,假如雙方都說我好說明我是婆婆官,和稀泥;假如其中一方說我好說明我有偏見;假如雙方都記恨我說明我是站在公正立場,但是他們的這種記恨我不怕,他們肯定會想得通,只是時間問題,怕得罪人最終更會得罪人。”

        沒有穩定就沒有發展,為保一方平安,每個鎮、村干部都在扮演著“滅火器”的角色,“鐵匠”就是水江鎮最突出的一位正是由于水江鎮黨委、政府對信訪工作的高度重視,以鐵匠為代表的全體信訪干部的努力付出,如今的水江鎮風清氣正、政通人和。2012年獲全市信訪先進單位,2013年被評為全區信訪先進單位,連續8年獲得信訪工作“五無鄉鎮”稱號,2018年度信訪考核全區排名第一。

         

                       (宜春市袁州區水江鎮黃安平、區委信訪局易安平供稿)

        版權有所:中共江西省委信訪局、江西省人民政府信訪局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陽明東路86號

        ICP備案號:贛ICP備10001724號

        韩国最新伦理片